2017年度20大創新創業案例

來源:    分類: 資訊   時間: 2018-01-20 15:17   閱讀:31665次


     當前,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能、認知計算等眾多新技術不斷突破,數據驅動的強大算法透過產品界面將真正實現工業、農業、服務業的智能化。在技術的支撐下個人的價值將得到極大釋放,“數字原住民”引領時代發展、“斜杠青年”成為主流工作選擇。


     為了更好地發掘新時代創新創業案例,阿里研究院梳理評選出2017年度20大創新創業典型案例。


              科大訊飛劉慶峰:熬了17年終于等來風口



     1999年,26歲的中國科技大學博士二年級學生劉慶峰帶領十幾名同學創立科大訊飛。當時創業的初衷很簡單,就是讓機器設備像人一樣能聽會說。


     科大訊飛創業的第一年,幾乎顆粒無收。“我們到底要不要做語音?”團隊中很多人提出疑問,有人說劉慶峰的團隊不如做語音里面的服務器,甚至有人說不如做房地產。


     劉慶峰卻非常固執,科大訊飛只做他們喜歡而且能做的事情——中國乃至全球語音產業的龍頭。2008年,科大訊飛在深交所上市,成為中國在校大學生創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如今,在中國移動語音領域,科大訊飛已經占據70%的市場份額,總市值超過360億元,成為國內絕對的行業領頭羊。面對外企和中國互聯網企業的潛在競爭,科大訊飛也在積極尋求轉型,在2B和2C中摸索前行。


     目前,在2B領域,科大訊飛在教育、醫療、汽車、客服四個領域已經有不少積累和優勢。劉慶峰認為,人工智能將不僅僅是替代簡單重復的勞動,未來越來越多復雜的高級腦力活動可以被人工智能替代。


大疆汪滔:技術青年創造無人機神話

 


     圓框眼鏡、小胡子、鴨舌帽,汪滔貌不驚人。


     但正是這個80后,帶領大疆從只有幾個人的創客團隊,成長為一家有4000多名員工、客戶遍布全球100多個國家、估值超過100億美元的高科技公司。


     2006年,汪滔在攻讀研究生的同時,與兩位同學一起創立大疆,并招募了幾位成員,研發生產直升機飛行控制系統。李澤湘也成為大疆的早期投資者,一度持有公司10%的股份。


     汪滔在創立初期的主要工作是技術研發,他在本科畢業設計成果的基礎上繼續開發飛控系統,公司最初只有五六人,在深圳一間民宅里辦公。


     2008年,大疆研發出第一款較為成熟的直升機飛控系統XP3.1,隨即在市場上兜售這套系統。前幾年大疆處境比較困難,但因為能夠采用自動懸停技術的產品十分稀缺,價格相對較高,大疆能夠保持正常盈利。

當時,多旋翼飛行器已經開始興起,這給汪滔帶來了靈感。


     大疆很快把在直升機上積累的技術運用到多旋翼飛行器上,植入自己的飛控系統進行出售,得到初步的資金收入。之后,汪滔開始研發云臺技術,他們的云臺系統可以在飛行中調整方向,在各種環境下保證穩定拍攝。


     大疆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不斷攻克各種技術,擁有了開發一款完整無人機需要的所有技術,并成功將無人機的成本從數千美元降低至不到400美元。


     2012年末,大疆推出了一款包含飛行控制系統、四旋翼機體以及遙控裝備的微型一體機——“精靈(Phantom)”,只需要簡單調試就能輕松駕馭,在機身上架設攝像機之后即可進行航拍。


     如今,大疆的領先技術和產品已被廣泛應用于航拍、遙感測繪、森林防火、電力巡線、搜索及救援、影視廣告等工業及商業用途。


     汪滔說,中國制造業大部分是“用7分的商術,對自己的3分產品進行包裝,把精心包裝的東西在社交圈、媒體圈中宣揚”,而大疆則是“7分技術,3分商術”。


     “一直以來,中國都缺少一個能夠打動全世界的產品。”汪滔希望通過大疆對產品的精益求精,讓中國制造貼上高質量、高品位的標簽。


印奇:微軟打造的AI尖兵


      1998年軟件業巨頭微軟成立了首個海外研究院——亞洲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 Asia,簡稱MSRA)。連當時的微軟決策者也無法預料,十幾年后這家研發機構對中國信息技術界產生的深遠影響,它為中國培養的領軍人才在創業領域叱咤風云,為業界帶來了遠勝于帶給微軟自身的價值。李開復、張亞勤、王堅、張宏江、趙峰、芮勇……等都是其中赫赫有名的高手,領國內信息技術界風氣之先。


     印奇也是其中一員,他在2011年創立的曠視科技(Face++)已經走在中國人工智能研發的前列。從在清華大學讀本科開始,他便在微軟亞洲研究院(MSRA)開始了半工半讀的歷程,接觸重大項目,參與研發了當時核心的人臉識別系統,后來被廣泛應用在X-box和Bing等微軟產品中。


     在微軟研究院與人臉識別的結緣,是后來印奇創業之路的真正原點。


     2016年12月,曠視科技完成了新一輪超過1億美元的融資,投資者來自建銀國際與富士康集團等,曠世也成為人工智能尤其是圖像識別領域的代表性創新企業。


     Face++其實是曠世科技創立的一個技術服務平臺,面向開發者和企業級用戶提供一體化的人臉識別產品在智能監控等領域的解決方案及服務。


     面向人工智能的未來,印奇想做的還有很多。印奇與他的團隊很早便制定了“三步走”的發展戰略——第一步是搭建Face++的人臉識別云服務平臺,目標是識人;第二步則是Image++,識別萬物;最后則是實現“所見即所得”的機器之眼。


摩拜單車胡瑋瑋:被資本追逐的騎行創新

     對于飽受“最后一公里”困擾的大城市來說,基于移動互聯網的無樁共享單車無疑是2016年一個重要的商業模式創新。


     摩拜單車作為其中的代表企業,在上線僅8個月時間里,連續完成了從A輪到D輪的融資,在資本寒冬中受到投資機構的追捧,估值超過100億人民幣,也正式邁入“獨角獸”行列。


     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畢業于浙江大學城市學院新聞系,之后在汽車行業做了近十年的媒體記者。


     2013年初,在賭城CES展覽上,她被各大汽車公司展出的人車交互、車車交互及未來交通出行產品和概念所觸動,回國后不久創辦了“極客汽車”。


     隨著極客汽車的發展壯大,胡瑋煒結識了越來越多汽車行業里的先鋒派,開始暢想未來的出行方式,她認為個人交通工具將會回歸,比如自行車和電動車。


     偶然一次,胡瑋煒和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聊起智能單車,李斌問她要不要做共享自行車,胡瑋煒當時有一種被擊中的感覺,立刻就答應了。


     胡瑋煒在極客公園的GIF 2017大會上說,“我很喜歡騎自行車,在我看來,一個城市如果能有自行車騎行,那是幸福指數很高的一件事。”她提及自己以前在國內外一些城市旅游的時候,看到路邊的公共自行車想騎,但是不知道去哪里辦卡、怎么退卡、到哪里還車,“我要做的自行車首先要用技術手段解決這些痛點。”


     2014年12月,胡瑋煒迅速組建了團隊。2015年1月,“互聯網+科技”思維的摩拜單車橫空出世。胡瑋煒漸漸發現有一大群人也認為摩拜單車是個很酷的想法,自愿降薪加入摩拜,最著名的是前優步中國上海負責人王曉峰,加入后擔任CEO。


     摩拜單車APP在2016年4月正式上線,并于當月在上海正式運營,9月份摩拜單車全面登陸北京,隨后進駐廣州、深圳、成都、寧波、廈門、佛山、武漢等城市。


     胡瑋煒是一個很瘦小的女生,她并不像現如今大多數年輕創業者那樣侃侃而談,而是看起來很安靜,甚至充滿了感性。她不止一次說,摩拜單車更像是一場城市復興運動,改變了城市的生態,而不止于交通出行本身。


石金博:造中國新型工業機器人

     石金博曾就讀于香港科技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專業,師從全球運動控制領域知名學者李澤湘博士。李澤湘1999年就一手創辦了目前國內最大的運動控制器公司固高科技,后作為聯合創始人擔任大疆創新董事長。


     2009年,石金博對比美國、日本的工業發展,研究中國經濟在技術、人力成本、產業結構等方面的情況后得到一個結論:產業升級必然需要大量工業機器人參與其中,未來4到5年,中國工業機器人的發展會出現爆發期。


     2011年石金博和初創團隊湊了第一筆啟動資金,根據挪威數學家SophusLie創立的微分幾何中的一個數學概念“李群”,創辦了李群自動化。


     李群自動化主打小型輕量級、高性能工業機器人,已經推出包括Apollo系列并聯機器人、Artemis系列和Athena系列SCARA機器人在內的多款產品,成為小輕量型工業機器人領域的知名創業項目。


     李群自動化的創新與發展空間很快受到資本關注,先后獲得了明勢資本、紅杉資本等知名機構投資。2016年4月,李群自動化宣布完成賽富領投的數千萬美元B輪融資,主要用于底層技術和全新機器人控制技術研發,豐富產品線和集成應用場景。


     如今,李群自動化已經可以為用戶提供月餅包裝、物料分揀、沖壓上下料等五種解決方案,并提供飛行拍攝、傳送帶管理等軟件的安裝應用。


趙迎光:從“兼職賣家”到“模式創造者”

 

     1997年,趙迎光從山東大學韓語系畢業后,作為山東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駐韓國支社代表,在韓國工作了10年,見證了韓國電子商務從起步到成熟的過程,并將其定位為自己職業發展的方向。


     2007年,他參觀了一家韓國知名網店,日銷售額100多萬元,趙迎光頗受震撼。網店所屬公司的社長告訴趙迎光三個秘訣:第一,在網上賣東西,一定要做自己的品牌,將來有機會;第二,一定要賣女裝,女裝這個行業是電子商務最熱的行業;第三,要做女裝的話,款式盡量多,更新盡量快,性價比要高,只要做好了,一定能成功。


     深受啟發的趙迎光當年果斷辭職回濟南創業,創建一個互聯網服裝品牌。


     2008年3月,韓都衣舍正式開業,僅前期裝修辦公室、租賃倉庫等就投入60多萬元。同時,他還在韓國注冊了法人公司。網絡銷售基本無地域之分,上來就要與全國同行同臺競技。在濟南,要做單純的服裝品牌,在設計、生產、行業經驗、渠道上并沒有什么優勢。趙迎光決定先從韓國代購開始起步。


     2016年3月,韓都方面曾對外稱2016年的一個目標是代運營30多個線下品牌,目前來看其代運營品牌數已經遠超預期。韓都衣舍提供的代運營服務主要包括,一、合資公司培育線上新品牌,二、為中小品牌提供線上全套或部分線上代運營服務。


     韓都衣舍規劃在2020年通過自我孵化、兼并收購、時尚云平臺的搭建,完成基于服飾品類的50個以上品牌的布局。韓都衣舍作為互聯網快時尚第一品牌,自2012年確立多品牌運營戰略以來,相繼推出了針對女裝、男裝、童裝、中老年裝等不同類目的品牌。


APUS李濤:兩年10億用戶創中國出海第一品牌

 

     過去三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每一條賽道都經歷過血腥廝殺,縱使美團、滴滴、小米等脫穎而出者,也無不面臨新的瓶頸與挑戰。


     相比之下,有一家中國公司卻悄無聲息中意外崛起,僅用兩年就在全球拿下10億用戶,成為最年輕的獨角獸公司,和全球發展最快的移動互聯網公司。


     這家公司叫APUS,一家面向海外的Android智能手機用戶系統公司。創始人李濤曾是奇虎360公司高管,為人低調,卻是一個善于決策、精于執行的創業家。


     2016年,在APUS等一批出海標桿公司帶動下,中國資本與模式加速向全球擴張。美團點評王興、今日頭條張一鳴、滴滴出行程維,紛紛將全球化、國際化作為突破口。


     李濤卻已經提前抓住了這個機會,形成了出海品牌、一整套的打法及完善布局。相比國內的紅海,APUS的發展速度至今未停歇,據預測其2017年全球用戶數將超過15億。  


     隨著智能手機普及,全球將有超過30億人陸續接入移動互聯網,而用戶需要好的工具、內容和服務。


     李濤決定抓住這次機會。盡管再過半年,他就能兌現當時市值700萬美金的360股票,但仍然果斷辭職,2014年6月創立了APUS。


     2016年6月, APUS系統及產品集群全球總用戶數突破10億,分布于全球200余個國家和地區。


     隨著APUS的用戶增長與產品創新,李濤開始搭建APUS生態系統,嘗試商業化變現。如何讓流量變現,這是出海流量型企業面對的共同挑戰。


     在APUS布局生態系統這一點上,李濤非常堅決。2016年一季度開始,APUS開始構建其整個生態系統。


     據報道,2016年初APUS正式開始商業化變現,一月份當月收入即突破千萬人民幣。此后幾個月收入保持連續高速增長,6月份當月收入接近一億人民幣。根據預計,此后三年APUS的商業化變現收入將以每年100%的增幅強勁增長,到2018年商業化總收入預計達到20億人民幣。


     為了實現這種生態打通,過去兩年APUS進行了大量投資布局:在英國投資全球視頻廣告平臺——LoopMe;在印度投資當地的科技媒體iamWire;在越南投資當地游戲平臺——鹿米互動;在印尼投資最大的Wifi運營商——ZOOMY等等。這不僅讓APUS成為一家帶有孵化和投資基因的公司,更打通了當地的生態和渠道。


     但李濤的野心不止于此。他透露,APUS第一個五年計劃和APUS生態系統建設仍在全球展開布局,未來要打造30億的用戶平臺。


汪建:充滿爭議的科學家創業者

 

       自2015年11月提交招股說明書后,中國專門從事生命科學的科研前沿機構——華大基因一直處于輿論的風口浪尖。對于這家最早進入基因產業的民營機構來說,上市可謂一波三折。


       汪建是華大基因的創始人之一,他身上有著不少沖突點:其張揚的個性與大眾對科學家的刻板印象相差甚遠,但卻著實在推動國內基因測序技術應用,促進前沿醫療產業的發展;他不認為市場經濟能夠推動科技進步,華大卻一直沒有停止走進資本市場的步伐。


     汪建本業是做基因科學基礎研究的。由于2006、2007年在中國科學院關于學術發展有很多不同意見,所以汪建下海,到深圳去組建華大基因,成為科學家創業的典型。


     2013年,華大基因收購了美國測序技術公司Complete Genomics之后,共同研發了新一款高通量二代測序儀,提高了基因測序的效率,降低單次檢測成本。從依賴進口測序設備到自主研發,華大完成了從產業下游到上游轉移,汪建重新掌握了主動權。


     這一連串的布局背后,是華大也是汪建的野心:建立更為開放的平臺,培養出生命科學的獨角獸公司。


     2012年,華大基因接受了多家機構的投資,其陣容包括:中國光大控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中國特別機會基金iii、深圳市盛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紅杉資本中國基金、上海云鋒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景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美國泰山投資亞洲控股有限公司和軟銀中國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等。之后,華大基因開始了收購和上市歷程。


     由于上市不順利,華大基因面對的挑戰也越來越多。2015年下半年,包括前華大基因CEO王俊、前華大科技CEO李英睿在內的四位高管宣布離職創業。 


     華大基因的競爭對手們,也絲毫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宏灝基因、達安基因乃至中源協和等,或通過并購登錄資本市場,找到上市公司作“靠山”,實現了或多或少的融資。


     但汪健依然對華大基因做的事情充滿信心。目前,大眾對健康理解往往是以對疾病的治療代替身體保養,“中國人大部分積蓄花在最后的28天上,而不是健康上。”在汪建看來,健康產業的花費應該逐漸前移,從治療移向更早階段的保養。


找鋼網王東:從電競高手到B2B電商教父

     找鋼網創始人王東做過教師,也是電子競技高手,WCG總決賽冠軍李曉峰是他的好兄弟。


     2011年底,鋼鐵產能過剩問題愈演愈烈,庫存積壓,價格跳水。王東意識到,鋼鐵產業鏈中的貿易模式的機會來了。


     第二年,王東找來11人創始團隊成立了找鋼網。傳統的鋼貿供應鏈中有八九個層級,找鋼網希望通過互聯網減少層級,提高效率,成為鋼鐵行業最早的電商平臺。


     找鋼網的第一步,是推出免費幫買家找貨的撮合交易模式,通過互聯網平臺聚集大量的中小買家打造出一個小型鋼鐵“淘寶”;隨后,在產能過剩壓力下,部分鋼企有大量庫存需要找渠道分銷,找鋼又著力打造了“自營”板塊,幫助鋼廠從批發轉向零售。


     2013年開始,找鋼網布局倉儲加工系統,通過訂單引流與倉儲、加工企業在平臺上無縫對接,合作分成的模式順利幫買家解決了加工難的痛點。后來,找鋼網又打造了“胖貓物流”系統。


     對于中小買家而言,最大的困擾還是資金問題。找鋼網在倉儲物流之后,進一步將業務創新延伸到了金融領域,與京東白條、銅板街等合作,推出了類似于“京東白條”的“胖貓白條”服務。就這樣,找鋼網形成了“生產—加工—物流—金融”產業鏈閉環。


     創立3年,找鋼網交易總額突破900億元,在國內B2B電商領域一騎絕塵。找鋼網的成功激發了整個B2B電商創業潮,引起石油、塑料、農產品、木材等領域眾多創業者爭相模仿。2016年上半年,找鋼網銷售額高達138億元。


     創立以來,找鋼網已完成超過5輪融資,吸引了國內外頂級投資機構,包括IDG資本、華晟資本、雄牛資本、紅杉資本、經緯中國、險峰華興、真格基金等。


     2016年1月,找鋼網宣布獲得11億元人民幣的3輪戰略融資。該輪融資由北京京西創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領投,中泰證券聯合領投,領投金額為8.9億元。這也是迄今為止B2B領域規模最大的單筆融資。


     對于未來,除了縱向全球化擴張之外,找鋼網最新推出了“胖貓工場”基金投資系統,希望打造出B2B全行業的生態鏈條。


喜馬拉雅余建軍:突破音頻一鳴驚人

     “創業達人”是喜馬拉雅FM聯席CEO余建軍身上最常被提及的一個標簽。從西安交大畢業后,余建軍一直在創業,但從未成功過。


     2013年3月,他與合伙人陳小雨創立了音頻分享平臺喜馬拉雅FM,率先上線手機客戶端。兩年多時間,喜馬拉雅手機用戶規模已突破2億,成為國內發展最快、規模最大的在線移動音頻分享平臺。


     為什么會瞄上音頻行業,余建軍和陳小雨解釋道,“一是因為覺得音頻被低估,雖然文字很方便、視頻很生動,但問題是它們不夠方便,你在走路、做家務時都沒辦法看東西,但是可以聽;另一個原因是當時智能手機呈現出爆發式增長,人手一部智能手機的世界即將到來。”


     喜馬拉雅提出了PUGC生態戰略,吸引了如羅振宇、郭德綱、王自健、郎咸平、李小璐等6000位自媒體大咖投身音頻微創業,并在實踐過程中開發出了一條主播生態鏈,讓采采、三刀等諸多草根主播通過平臺孵化成為聲音大咖。


     獨特的PUGC戰略讓喜馬拉雅FM至今已擁有6000多名自媒體大咖和400萬主播,他們共同創造了覆蓋音樂、新聞、小說、汽車等328類2000萬條有聲內容。


映客奉佑生:從公務員到“直播之王”

     直播是近兩年中國創業的熱門賽道。


     眾多的移動直播平臺中,映客是一匹黑馬,在短短6個月時間內,下載量超1億,日活超過1000萬,多次在Appstore免費榜沖至榜首。


     投資人朱嘯虎表示,他天使輪投映客,300萬元就拿到15%的股權,到了2016年中,映客估值已接近30億人民幣,半年間估值提升了100倍以上。


     映客創始人奉佑生出生于1979年,是中國最早的一批程序員。畢業后,奉佑生回湖南老家做了兩年基層公務員,發現那并非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最終選擇離開。


     2000年,奉佑生停薪留職前往廣州,先后做出了開心聽和多米音樂。2014年,奉佑生意識到直播軟件的巨大潛力,在多米音樂內部孵化出了第一個音頻直播產品——蜜live,這是一款服務于海外留學生的音頻直播軟件,大約有一百萬的用戶數。


     不過在奉佑生看來,一百萬遠遠談不上用戶量。他果斷停止了蜜live的開發,著手做一個真正的全民生活視頻直播軟件——映客。2015年5月,映客正式上線。


     在奉佑生決定全心全意做映客直播時,他拿到了老東家多米音樂500萬元天使投資。2015年11月,映客再次獲得賽富基金領投,金沙江創投、紫輝創投跟投的數千萬元的A輪投資。


     2016年1月,映客再次獲得昆侖萬維領投的8000萬人民幣的A+輪投資,這距離映客拿A輪融資才不到三個月。半年時間,映客連續完成了三輪融資。


     直播之戰尚未結束,映客擁有可觀的用戶數并勉強盈利。但虛火之下,如何盈利的難題將繼續考驗奉佑生。


周子姍:洗衣服務的創新升級



     中國有7.27億人穿職業裝,銀行、機場、航空、文博等服務行業,既需要做服裝又需要洗衣服。


     益洗新的創始人周子姍是一位海歸服裝設計師,1993年回國后,她專注于提供職業裝從設計到定制的職業化、專業化、系統化服務,為將近千余家百強企業、中國500強乃至世界500強規劃設計、制作了企業形象裝。


     2014年,周子姍發現傳統企業職業裝已經達到瓶頸,盡管這個市場容量非常大,年需求量在3000-4000億,但是因為競爭激烈,很多品牌服裝進入到這個領域,運營越來越難。


     周子姍經過長期研究,發明“智能生態環保移動洗衣房”(具有4個發明專利,12個實用新型)。通過互聯網連接,益洗新公司與客戶形成了洗衣環節的雙重移動:客戶可以隨時在移動端下單;而洗衣車可以移動到任何一個熱點區域。在商業模式上,益洗新不再將賣服裝作為營收來源,而是將服裝免費,通過給客戶提供洗衣服務來實現企業的轉型升級。


張代理:互聯網+工業的魔幻工廠

     智能化和互聯網顛覆了人們的衣食住行后,將進一步顛覆更多的傳統產業。傳統的工業制造如何與互聯網結合起來,讓生產過程更智能?青島紅領集團董事長張代理成為其中的代表。


     在張代理的主導下,紅領用11年時間、投資2.6億元研發出一套由信息化、大數據構建的個性化定制系統。如今紅領是全球第一家完全實現西裝100%工業化定制的公司,訂單銷遍全球。


     一般企業在生產線上只能生產同樣的產品,紅領車間可以在流水線上生產出完全不同的產品,張代理表示,“這不是人能做到的,只有魔幻的概念:紅領魔幻工廠以數據驅動,智能智造,用工業化的手段和效率做個性化定制產品,這是它最大的特點。”


     一件定制西裝,從接單、排料、裁剪到最后的成衣被細分成N道工序,每一件衣片上都掛著自己的“專屬身份證”。每道工序面前都有一個識別終端,用以識別射頻電子標簽。工人只要將“身份證”輕輕一掃,這件衣服的信息及需要做的工作在終端顯示屏上一目了然。


     目前,紅領被工信部列為46個智能制造試點之一。張代理無不自豪地說道:“數據驅動背后的邏輯是智能智造,現在紅領模式就是完全的數據驅動。”


廖杰遠:創造互聯網醫療真正的獨角獸

     廖杰遠是國內智能語音領域內的一流專家,創辦掛號網之前,已是一個資深創業者。


     他曾創立電話搜索語音服務平臺——中國綠線。幾年后,該項目發展受挫,創始團隊謀求轉型,2010年創辦了互聯網預約掛號平臺——“掛號網”。


     對于醫療領域,技術出身的廖杰遠是一個十足的門外漢。不過因為對技術的理解,他對如何運用互聯網工具有著深刻的理解。他認為,中國醫療的核心癥結在于,醫療資源的配置不均衡。而互聯網醫院的實質就是借助互聯網這一工具,優化和重組醫療資源。


     從掛號這一高頻需求切入,掛號網很快建立起了自己的入口價值,并獲得了資本的追捧,先后獲得賽伯樂、復星、騰訊等知名機構的多輪融資。


     2015年12月,掛號網宣布獲得3億美金E輪融資,并更名微醫集團。這輪融資由復星醫藥領投,國開金融、高瓴資本HillhouseCapital、高盛集團(中國)、騰訊、聯新資本跟投。融資后,微醫集團估值超過15億美金,成為中國互聯網醫療真正的獨角獸。


     過去幾年,微醫集團主要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通過互聯網把醫院窗口外移至手機端,形成基于移動互聯網的就醫流程優化體系。


     借此,掛號網與全國29個省份2400多家重點醫院建立了信息系統的深度連接,擁有超過1.5億實名注冊用戶和26萬名重點醫院的專家,累計服務人次超過8.5億。


     第二件事,借助微醫APP平臺,通過互聯網去均衡醫療資源的配置,也就是分級診療,把頂級醫院資源和專家經驗下沉,把基層醫生的服務能力和患者滿意度顯著提升。


     第三件事,是推出互聯網醫院,并開出“第一張互聯網醫院電子處方”。


     至此,借助互聯網技術,微醫能夠為中國上億用戶提供預約掛號、在線問診、遠程會診、電子處方、藥品配送等互聯網醫療和會員服務。


     面向未來,微醫已經在“醫、藥、險”全產業鏈布局,涵蓋互聯網醫院、健康消費、健康金融、會員服務和家庭醫生等領域。


明匠智能陳俊:智能制造的民營探路者

     明匠智能成立于2010年,是上海市高新技術企業,是國內早期從事智能制造、工廠自動化與信息化深度融合研發和項目實施的一家民營企業.除了機械加工、自動化等能力,明匠智能有非常強的IT能力。


     借助這些優勢,明匠智能能夠為智能工廠、工業自動化、機器人集成應用和智能化生產提供管理系統,其產品和解決方案已應用于汽車、汽配、電動車、倉儲等領域。


     陳俊表示,明匠智能的一條生產線能夠賣三五千萬。這是因為新的生產線經過智能化改造后,整個生產效率會提高20%,運營成本降低20%,產品研制周期縮短30%,產品不良率降低30%,能源利息率降低10%。


     2015年11月,明匠智能被上市公司黃河旋風完全收購。數據顯示,僅2016年7-8月內,明匠智能就拿下29家公司企業,31個中標訂單項目,訂單十分充足。


TCL與孫良:鷹的海外重生

     作為一家有著35年歷史的老牌制造企業,TCL是中國智能產品制造企業中的佼佼者,產品線涵蓋電話、電視、手機、冰箱、洗衣機、空調、小家電、液晶面板等領域,在智能設備方面也有著長時間的積累。TCL集團現有8萬多名員工,23個研發機構,21個制造基地,在80多個國家和地區設有銷售機構,業務遍及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


     近年來,在互聯網創新創業的大潮下,TCL面臨著新的沖擊,它希望能實現一次自我的重生。


     2015年TCL集團成立了豪客互聯網有限公司,孫良出任了TCL集團副總裁、互聯網事業本部總裁,豪客互聯CEO。為什么叫豪客?就是英文HAWK這個單詞,既強調了鷹的重生,也繼承了TCL鷹的文化。


     作為中國較早期從事海量信息檢索和搜索引擎技術的研究者,孫良在搜索領域擁有十多項國內和國際專利,是國內從事海量搜索引擎技術研究的專家。從2006年初開始的4年內,他曾從無到有創立SOSO團隊,讓SOSO快速發展為國內第二大中文搜索引擎。2015年,與TCL走到一起,孫良也寄托著一個互聯網創業者新的期望——打造起移動端工具類應用產品矩陣,布局海外市場,打造全球領先的互聯網生態公司。對于為什么要離開騰訊,孫良曾表示,“我是喜歡有挑戰的人,在BAT公司工作對我來講挑戰不大了,來之前我自己創過業,我希望給自己完全不一樣的生涯。


     TCL在海外擁有很強的硬件渠道和銷售能力,孫良敏銳地發現了其中的價值,他希望將渠道優勢和互聯網產品的優勢結合起來,一方面為更多的海外消費者提供更加立體全面的服務,另一方面將TCL的硬實力逐漸轉化為互聯網時代的軟實力。目前,豪客已建立起了包括瀏覽器、殺毒、流量優化、云平臺等一整套完善的工具類產品矩陣。孫良希望未來將豪客打造成一個用戶資產管理公司(既不是一個簡單的軟件公司,也不是一個簡單的硬件公司),最終幫助TCL這個傳統的優秀制造企業,真正的能夠實現“智能+互聯網“戰略轉型,建立起”產品+服務“的商業模式。


金光磊:易果生鮮——DT時代生鮮全產業鏈創新

     易果集團是中國最大的生鮮運營平臺,服務超過200個城市地區的2000萬用戶,每天交易額逾1000萬元,冷鏈物流運能每天近20萬單,涵蓋水果、蔬菜、水產、禽蛋、肉類、食品飲料、糧油和甜點等全品類,商品SKU數約4000個。


     金光磊是易果生鮮的聯合創始人,對于DT時代生鮮全產業鏈創新,有著清晰的思路和執著的追求。IT時代,信息系統為大企業所有,是集中控制;而DT時代,數據技術能力為眾多企業賦能,是開放共享。DT時代生鮮產業,由此也帶來了顯著的不同。


     DT時代的生鮮產業,不是生鮮物流,是消費場景;不是千篇一律,是C2B;不是數據孤島,是數據流動;不是主觀感受,是客觀標準。


     目前的生鮮產業,物流導向明顯,而對消費者與飲食、健康相關的生活場景考慮不足。智能保障產品按照約定保質保量的運輸和配送,而沒有服務于消費者“吃好”這一場景。


     一位用戶早上花7分鐘的時間,煎了一塊來自易果生鮮的加拿大250克牛肉,味道不錯,他的手藝還可以。但有一點非常糾結,250克的牛排對他來說太大了一點,最合適他的應該在200克之內,剩下50克是扔了呢還是勉強吃下去?或者晚上再做運動把熱量消化掉?


     需要讓更多的數據從用戶端走向生產端,讓更多的生產的數據從生產端走向用戶端。比如牛排是從一個不太規則的原材料上面切割下來的,它一刀切下來,如果它需要定鎊,就必須調整它的厚度。


     在DT時代,易果生鮮全力打造的生鮮新一代運營平臺,需要把這兩者數字關聯起來。也就是當一片牛排從一個廠商那邊從一塊牛肉原材料切割下來的時候,它已經有它特定的客戶。


     在數據庫里、在信息流里,要非常清晰地知道在什么地方有多少客戶,對多少克重的牛排或對什么樣厚度的牛排有消費興趣。在這樣的場景下,上游生產所有原材料所有切割下來的牛排是沒有一片浪費的。

DT時代,通過數據的流動和共享,將為生鮮全產業鏈迎來新的創新局面。


李志飛:谷歌培養的實戰骨干

 

     出門問問創始人李志飛畢業于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獲計算機博士學位,畢業后進入谷歌總部,是Research Scientist、谷歌翻譯的開發者、機器翻譯專家。


     2012年,李志飛辭職回國創業,他的目標是做一家技術驅動型公司。出門問問作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擁有自主研發的語音識別、語義分析、垂直搜索、基于視覺的ADAS和機器人SLAM等核心技術。


     自成立以來,出門問問致力于以人工智能為中心,通過軟硬結合產品落地到生活場景,來打造下一代的人機交互方式。其代表性的產品包括智能手表Ticwatch、車載智能后視鏡問問魔鏡Ticmirror,以及高級駕駛輔助系統問問魔眼Ticeye。


     出門問問在2012年成立,2015年已經完成C輪由科技巨頭谷歌投資的融資,2017年獲得大眾汽車1.8億美元的獨家D輪注資,成為了中國人工智能企業中無人不知的黑馬。


     對于一個具體的產品來說,就要做到縱向產品深度集成,李志飛曾以出門問問研發的Ticwatch智能手表為例,展示了如何圍繞這個使用場景做深度的優化,但是某個具體的應用場景可能無法完全體現出AI的價值,所以出門問問將要橫向擴充更多的品類。


     關于出門問問的長期愿景,李志飛希望成為一個類似于 Google 以技術驅動的創新型公司;在產品方面,他希望給用戶提供一個真正可靠高效的(像Google Now追求的那樣的)移動搜索引擎。


Keep王寧:打造90后最高估值創新項目

     中國創業者群體目前以80后和90后為主。不過,90后創業者中真正能做出具備獨角獸潛質爆款產品的并不多。


     王寧創立的Keep算是其中之一。這是一款具有社交屬性的健身工具類產品。用戶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時間,隨時隨地選擇適合自己的健身課程進行真人同步訓練,所有動作均配有視頻,標準的動作演示和精確的語言描述帶用戶快速入門。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Keep用創新重新定義了人們的健身方式。2015年成立不到十個月,Keep便獲取了千萬用戶。融資方面,一年時間內連續完成500萬美元、1000萬美元和3200萬美元的三輪融資。

2016年8月,Keep完成騰訊C+輪戰略投資,隨后用戶量迅速突破6000萬,據稱已經成為估值最高的90后創業項目。


     Keep創始人兼CEO王寧,1990年出生,卻因長著張娃娃臉,常被新員工當作實習生。


     2014年從北京信息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后,王寧實習過的公司超過六七家,而干的時間最長、給他影響最深的,是在線教育創業公司猿題庫。


     作為猿題庫高考APP的主力運營之一,王寧自稱他參與了猿題庫產品調研、找新辦公室裝100多號實習生、招聘面試與管理實習生等一堆雜事,差不多整整一年——這個機會與經歷,王認為這是猿題庫給他的最大財富。


     除了運營事務的全面鍛煉,王寧還在猿題庫找到了自己后來做Keep的產品合伙人。臨近畢業之際,猿題庫本來有心把王寧留下來做正式員工,但王寧說他要創業了。


     創立Keep后,王寧表示也沒有想到發展這么迅速。他認為Keep能走到今天,是因為:第一,產品足夠簡單。Keep1.0就只做一個功能,簡單的運動視頻,讓用戶動起來。第二,產品保持足夠好的調性,不管是UI的調性,還是運營調性。


     2016年5月,完成晨興資本和GGV領投C輪3200萬美元后,王寧希望未來3年,Keep成為互聯網體育運動流量入口,做好用戶體驗和數據挖掘,并做起Keep品牌衍生品。


 王淑娟:海歸女回鄉創業,俏山貨進城助貧

     2014年9月19日,王淑娟收到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的邀請,出席并作為8名敲鐘人之一見證阿里在美國紐交所的上市。她的事業,是利用電子商務來經銷蜂蜜等農產品。


     她是青川當地人,四川音樂學院音樂教育專業的本科生。汶川地震后,看到花菇、天麻、蜂蜜等豐富的土特產資源銷路不暢而使農民“抱著金飯碗受窮”,23歲的她選擇返回家鄉。


     2010年,王淑娟創立了青川森花王氏蜂業和青川縣川申農特產開發有限公司,注冊了“青川王氏蜂業”網店,進入了蜂蜜養殖銷售行業。為了實現自身的轉型,開拓青川農產品市場,2011年,她專程去澳洲留學。


     在澳大利亞迪肯大學期間,王淑娟嘗遍了當地和新西蘭的蜂蜜,同時也學習他們的蜂蜜品牌文化、品牌價值的推廣。回國后,在政府職能部門的幫助和指導下,她自己返鄉并開始了新一輪的農業創業實踐——推進農業產業化,實現立體經營“青川山珍”的夢想。


     幾年后,王淑娟和她的團隊已初步建立起了一個集農戶、合作社、加工廠、開發公司于一體的現代化農業產業化企業。


     2016年王淑娟的目標,是發揮團隊優勢、擴大銷路,加強合作社的推廣力度和規模,充分發揮電子商務平臺優勢,并結合生態旅游做好文章。



0
时时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记录 百赢棋牌官方手游下载 官方3d捕鱼游戏 吉林11选5遗漏 力港网络捕鱼来了外挂 大富豪游戏下载 22选5买7个号多少钱 车载赚钱 网上怎样用微信赚钱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fc越野机车游戏下载 小寺庙赚钱吗 江西时时彩闹剧 有没有哪种种花赚钱的游戏 jdb财神捕鱼赢了几百万 厨卫和吊顶那个生意还在赚钱些